用微信扫一扫

明星界 首页 影视资讯电影

这些电影老歌里都是光阴的故事

3 0 来自: 澎湃新闻网
简介
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,上海爱乐乐团则是上海电影一路走来的见证者。今年,上海爱乐乐团迎来建团60周年,它的前身之一,正是成立于1956年的上海电影乐团。上海电影乐团曾 ...
  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,上海爱乐乐团则是上海电影一路走来的见证者。
  今年,上海爱乐乐团迎来建团60周年,它的前身之一,正是成立于1956年的上海电影乐团。
  上海电影乐团曾为新中国千余部影视作品创作、录配音乐,作曲家王云阶、吕其明曾先后担任乐团团长。
  9月14日晚,上海电影集团将以“光影的故事”为名,在文化广场主办一场电影交响音乐会,为上海爱乐乐团60周年庆生。关键词是电影、电影音乐、电影人。
  1949年11月,上海八家私营电影企业联合组建为上海电影制片厂,很快以一批影响深远的电影,为新中国电影事业奠定了基石。
  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、上海电影制片厂厂长任仲伦介绍,计划经济年代,上海电影制片厂、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每年都会拍摄一定数量的电影,“一年如果拍20部电影,至少要配备40-50个导演,还有编剧、作曲、美术等工种,大家都在围绕这些电影转。”
  上海电影乐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。它先后为千余部影视作品奏乐,最高峰时,四天就要配一部电影音乐。
  1958年,指挥家陈传熙调任上海电影乐团指挥,开始电影音乐指挥生涯。
  任仲伦记得,陈传熙是中国电影屏幕上出现次数最多的指挥家,“他指挥的电影音乐有350部左右,导演和演员不断在换,但你永远能看到他的名字。”
  在任仲伦看来,好的电影主题曲和插曲,就像为电影安上了“翅膀”,能极大助力一部电影的传播效果。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主题曲和插曲几乎成为中国电影的标配,“有的电影你可能没看过,但歌都会唱,大家口口相传,电影传播地更广更远了。”现如今,电影传播手段层出不穷,自媒体和流媒体遍地开花,“不知道为什么把写歌的传统丢失了。”
  “几十年过去,那些电影的情节你可能忘了,但这些歌还在。这也是电影生命的一种延续。”用电影音乐纪念上海爱乐乐团60周年,在任仲伦看来,是最好的庆祝方式。
  音乐会将展演二十余首电影主题曲和插曲,包括红色电影、戏曲电影、舞剧电影、动画电影、译制片。
  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《渔光曲》《四季歌》《啊,故乡》《送别》《三个和尚》……这些耳熟能详的电影音乐,当初都是经由上海电影人之手流传于世。
  现场,曹鹏、汤沐海、王永吉、张亮四位指挥家将接力执棒上海爱乐乐团,作曲家吕其明、金复载,表演艺术家秦怡、牛犇、梁波罗,配音艺术家刘广宁、童自荣均将亮相音乐会。
  附音乐会部分电影主题曲和插曲:
  《风云儿女》1935年由上海电通影片公司制作,主题曲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由田汉作词,聂耳作曲。
  新中国成立后,该曲被定为中国国歌。全球那么多国家中,唯有中国的国歌来自于一部电影,这是上海电影的一大贡献。
  《渔光曲》1934年由上海联华影业公司制作,蔡楚生导演,曾创下连映84天的纪录。
  安娥作词、任光谱曲的《渔光曲》深情唱出了旧社会穷苦渔民的艰辛、愁苦、困顿。
  据说,为了写好这首歌,任光特意前往长江入海口的吴淞口,观察渔民们捕鱼劳作。根据体验,他为这首歌带入了表现海浪起伏的特定节奏,突出了船歌的风格。
  影片首映后,该曲传唱大街小巷,甚至造就了后来的电影要配上音乐才能卖座的潮流。
  说到上海电影音乐,有一个名字会被反复提起,那就是作曲家、音乐教育家贺绿汀。
  这位“人民音乐家”曾为二十多部电影谱写上百首歌曲,《秋水伊人》是其中一首。
  1937年,张石川导演的《古塔奇案》上映,片中插曲《秋水伊人》由时称“银嗓子”的龚秋霞演唱。
  《马路天使》1937年由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制作,袁牧之导演,赵丹、周璇等主演。
  该片以1930年代上海的都市生活为背景,讲述了社会底层人民的遭遇,以及歌女小红与吹鼓手陈少平之间的爱情故事。
  “金嗓子”周璇在片中饰演歌女小红。田汉作词、贺绿汀作曲的《四季歌》、《天涯歌女》,均由她演唱。
  《十字街头》1937年由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制作,沈西苓导演,赵丹、白杨等主演。
  该片同样以1930年代上海的都市生活为背景,将故事聚焦于四个失业的大学毕业生。故事虽然发生在民族危机深重的时代,却难掩年轻人青春向上的光芒,在当时深受知识分子,尤其是青年学子的喜爱。
  赵丹在片中扮演世阅历不深,纯朴到有点傻气的老赵。关露作词、贺绿汀作曲的《春天里》,节奏明快,曲调欢脱,由赵丹唱来,很有一股青春的活力。
  《铁道游击队》1956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,赵明导演,反映了抗日战争时期,活跃在山东枣庄临山一带铁道游击队的战斗生活。
  作曲家吕其明巧用山东民歌曲调,写出一曲带有浓厚地方色彩的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》。从“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”的抒情慢板,跳到“爬上飞快的火车”的铿锵快板,这首兼具豪情与浪漫的歌曲,广为传唱。
  《红日》1963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,汤晓丹导演,讲述了解放军与国民党王牌部队整编74师在山东孟良崮的激战。
  摄制组刚成立时,汤晓丹就找到作曲家吕其明,要求他为《红日》写一曲,以宣扬解放军战士爱家乡、爱部队、保卫胜利果实的情感。
  深入军队体验生活后,吕其明拿出了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,交由上海歌剧院演员任桂珍演唱。任桂珍清纯甜美的歌声犹如春风扑面,将此曲唱红全国。
  《小花》1979年由北京电影制片厂制作,张铮导演,陈冲、刘晓庆、唐国强等主演。
  18岁陈冲扮演的山村姑娘小花,曾迷倒一片观众。陈冲就是小花,小花就是陈冲,这部电影热映之后很多年,中国观众仍这样默认。
  李谷一演唱的主题曲《绒花》、插曲《妹妹找哥泪花流》,也随着电影热映飞入千家万户。
  《庐山恋》1980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,黄祖模导演,张瑜、郭凯敏主演。
  这部风情抒情片至今仍在庐山电影院播放,不断刷新着连续放映时间最长的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  片中插曲《啊,故乡》由钱曼华演唱,极尽婉转。因为此曲是由女主角周筠从海外带来的录音带中放声,既要有外来歌曲的特点,又要体现华侨对故乡的思念。
  作曲家吕其明在创作时,首先立足于国内,吸收民族特色,同时在配器等方面参考了外来歌曲的特点,经过多次修改,终于创作出这首经典之作。
  《送别》是李叔同出家前所作的送别歌,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在其自传体小说《城南旧事》中,曾多次提及此曲。
  1982年,上海电影制片厂将《城南旧事》改编为同名电影,透过小女孩英子的目光,讲述了她在北京生活时发生的三个故事。导演吴贻弓特将《送别》选作电影插曲。
  中国电影自诞生那一天就与戏曲艺术结缘了,不少戏曲作品也正是借助大银幕,广为流传。
  1958年,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、王文娟首度在舞台上出演《红楼梦》。
  1962年,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将二人主演的《红楼梦》拍成彩色电影。宝哥哥、林妹妹成了银幕经典CP,其中唱段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》更是传唱大江南北。
  1958年,上海京剧院根据小说《林海雪原》创演了革命现代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。
  经过反复打磨,该剧成了上海京剧院的保留剧目。1970年,作为八部“革命样板戏”之一,它被导演谢铁骊搬上了大银幕。
  其中,经典唱段《打虎上山》重现了“孤胆英雄”杨子荣“打虎上山”的豪情。
  《红色娘子军》1960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,谢晋导演,祝希娟、王心刚、陈强等主演。
  1964年,中央芭蕾舞团将其排演为芭蕾舞剧。《万泉河水清又清》是作曲家杜鸣心为舞剧创作的一首配歌,开创了芭蕾舞剧载歌载舞的新形式。
  为了写曲,杜鸣心特地去海南黎族人常居的地方体验生活。当地民间歌曲对他启发很大,《万泉河水清又清》便吸收了五指山民歌的风格。
  《三个和尚》1981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,徐景达、马克宣联袂导演。
  作曲家金复载曾被誉为“动画电影音乐之父”,《三个和尚》中的音乐正是出自其手。
  剧中人物和场景造型均采用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勾勒,没一句台词,音乐则被作曲家用佛教音乐和木鱼声精简代替。
  “一个和尚挑呀么挑水喝,两个和尚抬呀么抬水喝,三个和尚没水喝没呀没水喝……”这首曲调欢快的主题童谣,曾伴随一代“80后”长大。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相关分类

精彩阅读

推荐资讯

广告位

联系我们

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主编QQ:3064975872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上班时间:周一到周五上午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明星界 ( 闽ICP备 16017815号-2   

Powered by Ling Yun Song X3  © 2016-2017 Ling Yun Song Inc.  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