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微信扫一扫

明星界 首页 明星界热点

编剧宋方金:98%年轻演员不敬业 我会为说的话负责

83 0 来自: 明星界
简介
几天前,电视剧《手机》《人活一句话》《美丽的契约》的编剧宋方金,在发表了一篇名为“‘卧底横店’的一线实录”后,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。这篇涉及行业内“滥用替身”“天价片酬”等现象的文章,再次刷新外界对影视 ...

  “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这个玩笑开得实在过分。”

  几天前,电视剧《手机》《人活一句话》《美丽的契约》的编剧宋方金,在发表了一篇名为“‘卧底横店’的一线实录”后,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。这篇涉及行业内“滥用替身”“天价片酬”等现象的文章,再次刷新外界对影视剧制作、表演的认知底线。

  这几年,宋方金与几位编剧一直致力于揭露行业乱象。他曾在一个论坛上为行业乱象发声,在回家的路上他收到了陈道明的一条短信,“陈道明说要请我吃饭,因为行业的危机关头只有编剧才能说话。”在此前新京报关于替身、抠像的调查报道中也有多位编剧为行业乱象“诉苦”。

  为何总是编剧来发声?宋方金说,编剧(也有部分导演)作为创作的核心,大多人受过教育,比较忧世伤神。而其他职能部门的人多和行业利益连接更深,比如导演、制片人虽然愤怒但也只有做出妥协,“编剧再不站出来的话,就等于万马齐喑。”

  1 前期筹备

  投资方只认流量明星

  制作发行方、播出平台最关心是由哪几位明星来担当主演,不管角色与演员是否适合,只要A当红、知名、有话题度就可行。甚至部分投资方只认流量演员,其他一概不论。

  编剧赶工配合演员档期

  如今行业内充斥着大量的网络文学作品,质量差的、文学含量低的很少能有时间打磨,因为剧本的创作要配合演员的档期。比如现在3月,A表示5月有档期,编剧就必须在两个月内写出剧本,导致创作没有按照客观生产规律来,草率写作,经不起考量。

  2 进组拍摄

  15天速成

  一部30到40集的剧,最少需要拍摄半年。但A给剧组的档期有限,最终利用技术与替身15天就可以拍完。拍摄过程以求快为主,现场全是“过过过”的声音。

  表情包表演

  多数情况下进组时还没有剧本,演员到了现场不知道要拍什么;就算有了赶工出来的剧本,也懒于对内容进行研究,早就没有了“讲戏”这个说法,不背台词、不搭戏,A直接进行表情包拍摄,表演各种角度、各种表情,如需变化环境,就对着天、对着大树、对着墙拍,把面部戏拍完后,剩下的全部交给替身。

  替身大戏

  从文替到武替,甚至是“饭替”“摔替”,给A安排好五六个替身来个一条龙表演。主演太忙的时候,一场戏30多个人全是替身,所以如今观众看到的基本就是部“替身大戏”。

  艺德低下

  年轻演员身上普遍存在艺德低下的情况,不研究怎么塑造角色,只研究如何塑造自己。例如资深老演员动情地和A对戏,老演员每次都哭,可A就是记不住台词。对方的无心配合和无力创作,令很多好演员被逼无奈成为赚钱工具。

  “演员”变质

  “演员”这个身份对于很多艺人来说,似乎越发的名不副实,他们就是明星。拍摄期间比谁的房车高级,谁的助理、保镖多,如同“皇帝”一般。直升机在空中接来接去赶通告,但为了起码的表演却一点苦都吃不得,大不了不拍了。当年唐国强[微博]为自己被称为奶油小生痛哭了一场,奶油是好的,小生是好的,但唐国强认为这四个字远远不能概括自己的表演,而现在真正思考表演的演员太少了。

  3 后期制作

  靠配音演员飙戏

  一位资深话剧演员到了现场,导演通知他“剧组不录音”,没有收音、同期声也就意味着对表演的质量大打折扣,这位演员相当愤怒。很多演员不背词、不研究戏,拍了半天就做个表情,其他留给配音演员“飙戏”。

  合成代替实拍

  没有同期声、没有实景拍摄、没有演员到场,所有的设置布景、移花接木都交给后期制作,换景、抠图、合成、特效代替了实拍。一些好演员有时间,制片方却不让你演,因为你演几万块一天,替身几百块钱,当然能糊弄过去最好。

  “滤镜”让你变美

  A在剧组不自爱,不会进行基本的情绪修养和保养,在镜头前的表现全部交由后期来矫正,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这么多“滤镜”影视剧。

  4 播出反响

  收视率造假

  整个行业都在为造假者打工,现在很多演员都会关心制片方会不会买收视率。目前播出的很多电视剧,就算是质量经不起考验的,也经常破收视纪录、点击率,造成一派繁荣的景象。再不行就再买水军、买粉丝来追捧,整个流程形成一个闭合式的链条,恶性循环。

  口述:宋方金

  新京报:你在文中提到的“横店乱象”,预估这样的剧组在整个行业占比多大?

  宋方金:最近四五年,这类演员和剧组非常多,毫不夸张地说可以达到90%以上。只有像郑晓龙导演、刘江导演的剧组还在走正规的拍戏流程,很多IP剧还没有完整剧本就开机了。

  新京报:所有的小花和小鲜肉都是这样的吗?

  宋方金:目前的年轻演员98%都是这样。你一定要这样写,我会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。

  新京报:除了上述行业乱象,针对演员还有哪些问题?

  宋方金:就是品德、修养方面的问题。有些年轻演员以前演戏非常注重礼貌,红了以后就忘了本,经常不把前辈当回事,想睡觉就停工,不想拍就让五六十岁的老前辈一直等到他心情好转。

  新京报:也就是说演员特权在片场横行严重?

  宋方金:市场和外界的追捧娇惯,让片场不再有演员,只有明星。比如片场会有明星餐、明星助理餐、替身餐、场工餐,连饮食都分级。如我所知韩寒[微博]和侯鸿亮[微博]的剧组大家都吃一样的,让剧组的工作人员感到被尊重。

  新京报:有人说在运转利益链中,演员是最后一级,是否所有锅都应该由他们来背?

  宋方金:不能说责任全在演员,是每个环节都有问题,只是在演员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现如今一个剧组演员是不能换的,资本站在明星那边,动不动片酬就上亿,但导演、制片人、编剧都可以换。
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精彩阅读

广告位

联系我们

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主编QQ:3064975872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上班时间:周一到周五上午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沐沐烟雨旗下 明星界 ( 闽ICP备 16017815号-2   

Powered by Ling Yun Song X3.2  © 2016-2017 Ling Yun Song Inc.  技术支持: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运营方: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