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微信扫一扫

明星界 首页 电影

施南生:对中国电影感兴趣的外国人是商人非观众

110 0 来自: 明星界
简介
本届柏林电影节上,香港制片人施南生获得了组委会和欧洲电影市场联合颁发的“柏林电影节摄影奖”(Berlinale Camera),这是一项类似终身成就奖的荣誉。近日,施南生接受了独家访问,拥有近40年从业经验的她向我们坦 ...

  本届柏林电影节上,香港制片人施南生获得了组委会和欧洲电影市场联合颁发的“柏林电影节摄影奖”(Berlinale Camera),这是一项类似终身成就奖的荣誉。近日,施南生接受了独家访问,拥有近40年从业经验的她向我们坦诚分享了对中国电影市场现在、香港电影工业现状的看法。在中国电影纷纷立志要“走出去”、打入欧美市场的当下,施南生却直言不讳地为这股热潮泼了一盆冷水,她说:“现在对中国电影感兴趣的都是生意人,因为他们想赚中国人的钱,让普通观众对中国电影产生兴趣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  施南生谈到,中国电影市场发展速度过快,人才培养跟不上,各方面机制都不健全,所以会出现很多问题。国内票房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,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先例可以参考,因此很难预测未来的发展轨迹会是什么样。“过去香港电影的票房可以预测得很准,现在内地市场却像捉迷藏,很难猜”,她说。作为《西游伏妖篇》的监制,她表示对该片票房成绩满意,因为比起几年前,同一个档期内能容纳更多电影了,也出现了更多新导演,这对整个产业都是好事。
  施南生认同香港演员存在明显断层的说法,她认为主要原因是香港电影不再拥有电视等基础工业的支撑,新人演员缺乏锻炼机会。好在导演领域新人频出,让人看到了港味电影回暖的迹象。
  施南生还与我们分享了她自己的一些工作经验,比如建立一个预算、会计等融为一体的综合制片管理体系,以及和熟悉的团队和主创保持长期合作等。在颁奖典礼上,施南生在最后特别感谢了徐克导演,幽默表示正因为徐克总“听不懂”她的要求,才迫使她成为了比自己预想中更出色的制片人。直到今天,施南生仍喜欢和“电影工作室”的那批老搭档进行合作。
  谈华语片海外销售:
  “外国人想赚中国的钱,不见得真对中国电影有兴趣”
  记者:您从80年代就开始跑电影节卖片,那个时候您说海外票房能占到一部香港电影票房的近一半,现在情况如何,海外市场还是那么重要吗?
  施南生:现在少了很多,国内市场好是原因之一,而在海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突破。现在也不是一定要去电影节卖片了,有互联网可以随时沟通,不需要一定面对面谈了。
  记者:什么类型的华语片在海外比较吃香?
  施南生:一般还是传统的动作片容易卖,因为有官能刺激,大家都能看得懂,科幻片也还可以。当然我希望外国观众能更了解中国电影,接受更多类型,但目前还有难度。喜剧肯定是最难的,因为不同国家有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。一步步来了,现在还是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早期。
  记者:以您这些年来的见闻,您觉得外国人对中国电影越来越有兴趣了吗?
  施南生:没有。他们是想赚中国人的钱,但不见得真的感兴趣。感兴趣的都是做生意的人,总想和中国合作,但普通观众对中国电影不一定有兴趣。中国电影市场好不好跟他们有什么关系?伦敦人、德州人看中国电影吗?我觉得让普通观众对中国电影产生兴趣才是最重要的。
  我一直认为电影是很强大的软实力,现在世界这么乱,观众买一张票来看一部电影,就会对中国有多一些了解。现在国外对中国仍然有很多误解,如果每个人都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的话,我们拍电影的就希望能通过电影,让其他国家的人更了解中国。
  记者:从单纯做香港电影,到现在做香港和内地的合拍片,不同的规则和流程会让您感到不适吗?
  施南生:我从92年就开始做合拍片,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不适应的了。以前也需要审查、报批,都一样的,只不过现在人多了,花的时间也更多了。十几年前一年才拍一百部电影,现在一年六七百部,官员人数又不会增加六倍七倍,所以就要等久一点。
  谈中国电影产业现状:
  “市场发展过快,机制仍不完善,未来很难预测”
  记者:您觉得现在中国电影产业的各方面机制健全吗?
  施南生:发展那么快,肯定有不健康的地方。全部电影界都有这个问题,因为市场发展太快,不是一种正常的速度,人才跟不上。人越来越贵,越来越不专业,不专业的人占多,协调能力又弱,就会出问题。
  现在的中国电影工业还是太不完善了,完全没有instruction。外国剧本一页就是一分钟,很标准,中国的剧本有的字很大,有的字很小,有的变个颜色,有的还插点图片。大家都在想我怎么能好一点,没有人想这个行业怎么能更好一点。美国有个软件叫movie magic,里面有预算、会计系统,连着的,假如这个人本来有两个礼拜的工资,如果日程安排变了的话,工资就跟着变了,后面就要调整。中国没有类似的系统,你做你的,我做我的,一弄弄半天。导演那栏有导演费、导演助理费、生活费、司机,全部归在导演那栏,但有时生活又要拉到生活那栏去,分类不纯。就好像你要讲苹果就讲苹果,讲苹果的时候还要讲梨,那怎么能专业呢,对不对?
  我自己有一套类似的系统,我的团队懂得怎么去操作。但它不是全产业的,更像家庭制作,所以也不够理想。是,糊弄也死不了人,大家觉得这样行,那就这样下去了。
  记者:去年内地的票房市场没达到很多人预测中的成绩,在您看来是什么原因?
  施南生:什么原因都有一点吧,泡沫啦,票补没啦,电影水平没有早年的高啦,都有一点。(今年会回暖吗?)中国很难说,有权威人士说会怎么怎么样,但最后出来并不是这样。像去年大家都预测年票房会达到600亿,结果并没有。
  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很快,每年都以两位数字增长,全世界历史上都从来没有这样的阶段,没有任何参考,所以无法预测历史轨迹。
  记者:您能相对准确地预测出一部电影的票房吗?
  施南生:以前在香港可以预测得很准,现在很难预测了。现在像捉迷藏,一会这个片突然要上了,一会那个片突然又不上了,你怎么猜呢?猜不到。
  记者:您监制的《西游伏妖篇》是今年春节档冠军,但没有打破票房纪录,这个结果符合您的预期吗?
  施南生:我没有什么预期,以前都说“(一个档期内)前三部票房有戏”,但现在前四部都很好了,这是好事,大家都分一点。王宝强很了不起,第一部导演的作品,韩寒的那个我看了也很不错。年轻人都上来了,资深的也没太丢脸,已经不错了嘛。
  记者:合拍片需要有两边的团队共同完成,在决策和执行上是否会比您之前“电影工作室”小团队更复杂一些?
  施南生:那倒还好,因为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决策人,基本上剧本出来,投资人同意,就开始执行了。每个人还是做自己的岗位,因为不是集体创作一个东西,摄影师只做摄影,灯光就做灯光,我也依然只对接一个人,所以他们再找20个人跟我也没关系。
  但是,如果我们还是跟三十年代一模一样的工作方式,那我们也是有问题的。要按照不同环境、不同团队来做出不同的调整,但基本的东西还是那些。
  比如说,大陆的税种很多,那我们就要找一个特别懂各种税的人来专门做这个事情,不是说哪个制度不好,就是要学会适应。
  记者:感觉您属于那种全能型的制片人,面面俱到。
  施南生:正常的制片人都应该这样子,一个人制片人要做的事情很多,有的片子一个制片人能做到,有的比较复杂的可能得五个制片人才能做到,美国也是这样。哪里都一样,哪里都有专业的制片人和不专业的制片人。
  记者:作为一名女性制片人,您觉得女性做制片人有什么优势或劣势吗?
  施南生:我觉得没有分别,男的女的都有细心和不细心的。大家都说女的细心,我看也有粗枝大叶的。还是要看性格,看懂不懂电影,大概只有特朗普会特别关心男女吧。
  谈香港电影格局:
  “新人导演涌现,演员缺乏基础锻炼,出现断层”
  记者:很多人说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,您会有这样惋惜的感觉吗?
  施南生:其实这几年有很多纯的香港电影出来,三五年之前曾经很低沉,但这几年已经好多了。你像今年金马奖的两个年轻导演,一个是《七月与安生》的导演曾国祥,一个是《一念无明》的导演黄进。这几年讲香港题材的电影,比如麦浚龙的《僵尸》,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(内地上映片名《可爱的你》),《狂舞派》,很多很好的新人出来。
  很多事情都是有高有低,你高了一轮之后就可能会低下去。你像古希腊、古埃及、古罗马,现在都不知道哪里去了。有的轮得快一点,有的轮得慢一点。香港电影97年左右开始低沉,现在又慢慢好起来了。
  记者:近年来很多香港电影人都开始致力于扶持新导演,比如陈可辛、关锦鹏等,未来您会把一部分精力放到新导演上面吗?
  施南生:我这几年也在做新导演的项目,但要看我是不是喜欢,是不是能帮得上忙。六七年前我有去内地走过一轮,当时江志强看中了两个新导演,一个叫乌尔善,一个叫丁晟,现在都出来了。
  记者:像《智取威虎山》《美人鱼》《西游伏妖篇》这样香港导演的合拍片都是大陆演员主演,观众对很多大陆明星的演技评价不一,但普遍认同香港戏骨的演技不错,可是现在香港演员又似乎存在很明显的断层。您怎么看两边的演员储备状况?
  施南生:首先我不叫他们明星,我叫他们演员,演员是本位。香港演员肯定是有断层的,50几岁的男演员还在戏里谈恋爱。其实当年香港也有很多演技不好的,只不过大家记住的都是演技好的。大陆也有很多很好的演员,像周迅、李冰冰、张涵予、葛优、姜文、林更新、黄轩,他们的演技都好得不得了。
  记者:为什么年轻一代的香港演员出不来?
  施南生:因为都不怎么拍了,锻炼的机会很少。一个发达的电影市场背后一定要有发达的电视工业做支持,电视是电影的摇篮。当然纯粹电影出身的也有,但你看梁朝伟、刘德华、余文乐、张曼玉、钟楚红,都是电视出来的。我们也是电视台出来的,包括徐克等很多导演也是。
  现在香港TVB一家独大,就不用做什么好的实验性的东西了,那肯定就出不来什么人了,就掐着那些老戏骨的脖子演这演那。台湾电影市场不好,但我五年前就跟他们的市长说过,我说你们五年后会有很多新人出来,因为电视业很好,尤其是青春片,能出来一批人。文学、电视、音乐、动画、漫画,这些都可以成为电影产业的基础,这些基础互相碰撞,电影产业才会发展起来,因为拍电影很贵,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发展到位。
  记者:您这次获得柏林电影节摄影机奖,在颁奖典礼上特别感谢了徐克导演。是什么原因使得你们这么多年来能一直保持工作上的合作关系?
  施南生:因为做了那么久同事了。跟不认识的人合作要花很多时间互相了解,比如他心里的大可能跟我心里的大不一样,他认为的漂亮也可能和我不一样。而且作为监制,你要按导演要求的风格配备资源给他,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,如果你特别熟悉这个导演的工作方式,就会比较顺利一点。
  记者:所以您还是喜欢和老搭档们一起合作是吗?比如“电影工作室”那时候的核心成员,现在也依然经常一起工作。
  施南生:对,某些人还是原来的,我们一起入这行的。像张叔平、奚仲文、“道具龙”李坤龙、还有服装、化妆等等,很多人都还是原来那批人。不一定每部戏都是固定这些人,但我们的团队里经常有很多老朋友,有机会就会一起合作。

注:明星界,隶属于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简称:沐沐烟雨,MMYY-Media),办公地点:福建省泉州市,公司创始人、掌门人:郑梧沐,主营业务:影视宣传、影视植入、影视广告、娱乐营销、影视投资。
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精彩阅读

联系我们

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主编QQ:3064975872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上班时间:周一到周五上午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沐沐烟雨旗下 明星界 ( 闽ICP备 16017815号-2 )

Powered by Ling Yun Song X3.2  © 2016-2017 Ling Yun Song Inc.  技术支持: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运营方:福建省德化沐沐烟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